Posted by: chinhuatw | 一月 19, 2008

印裔怒吼会改变马来西亚吗?

集体上曾经是国阵最忠贞支持者的印裔选民,50年来第一次直接向巫统政府呛声。如果以华裔社会的经验相比,这场因为兴都庙一再被拆所引发的大示威,大概可以和1987年因为教育部坚持送不谙中文教师去华小担任高职的天后宫大集会比拟。后者为华“教”,前者为兴都“教”,但是,捍卫文化的激情背后同样是对族群不平等的长期愤慨。我在现场和之后遇上/听到/读到的印度人,大多有一种“我们终于站起来了”的自豪感,让我不仅在脑海中闪过“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

这种绵羊要怒吼的姿态,印度国大党当然是水暖鸭先知。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德瓦马尼,之所以在集会当天在“半岛电视台”(http://www.youtube.com/watch?v=rlWmafBG1Mo)批评集会,却在第二天的国会会议批评政府对印裔照顾不足,甚至在被国阵副党鞭纳兹里挑战退党后,仍然坚持自己是使用正确管道表达民意,并非无因。他的选区在2004年有全国最高的印裔选民比率,达31%。不过,他的多数票占有效选票的比率更高达44%。换句话说,假定各族有效投票率一样,就算全部印裔选民背弃他,只要其他社群的支持保持不变,他下一届还是可以安然当选。尽管如此,他并不敢无视印裔选民情绪。

在代议民主中,民意要发威,就必须体现在选票上。1969年华裔选民不满马华公会,马华公会江山不保;1990年槟城华裔选民要变天,马华公会全军覆没。这两届选举的败绩都逼使马华公会革新以争取民心。

1125印裔大集会,固然可能精神长存,但是,在短期内有没有效果,恐怕还是要看来届大选成绩来见真章。如果到头来国阵在印裔社区还是过关斩将,巫统政客肯定可以指着国大党100%胜利的事实,得意洋洋夸说,政府和不示威的两百万印裔同胞同在,大部分人还是支持国阵,因此,一切照旧。

这个可能性真的不小。因为印裔居住地点并不集中,加上选举制度以及选区划分的不公与不均,他们虽然在全国选民中占近一成,独立以来,全国并没有一个印裔占多的国州选区。2004年,国大党所竞逐并获胜的九个国会选区,印裔与其他选民比率最高只达31%,最低12%(昔加末)。这些选区的国阵多数票占有效选票的百分比,最高逾44%,最低近19%。除了巴生附近的哥打拉惹选区,国阵多数票都超过印裔比率(图一)。换句话说,就算印裔在这些选区对国阵的支持从上一届(假设)100%降到来届的0%,只要国阵在其他社群的得票率不变,印度国大党至少可以稳拿八席。

hindraf mr 1

那么,其他社群会不会同样支持国阵?独立民意调查中心(Merdeka Center)的最新民调,和原产品价格的走势,都在在显示巫统应该还可以取得大多数马来人的支持。由于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 所反抗的是马来人特权和回教霸权,这场示威可能会让更多马来人和回教徒支持国阵,除非他们迁怒于印度国大党议员(尤其是像德瓦马尼之流)。因此,国大党的 九个选区中,马来人过半或接近过半的四个(哥打拉惹、乌鲁雪兰莪、加浦、梳邦),国阵应该还是探囊取物。剩下的五个(打巴、直落哥茫、金马仑高原、和丰、 昔加末),印度人及其他族裔超过20%,马来人和华人都没有过半,意味着决定性的变化最终可能还是取决于华裔选票。

正因为印裔选票不能决定国大党候选人的生死,除了看来已经豁出去或者不得不继续充英雄的德瓦马尼,其他国大党议员大概都会鸦雀无声。

国大党虽然可以稳坐大半江山,并不代表其他国阵成员党也安稳无忧。2004年印裔及其他选民占20%以上的选区有16个,其中国大党只出战六个,其余10个由巫统(5)、马华公会(4)、民政(1)瓜分。这些选区在2004年不但大部分是安全区(除了怡保西区和拉沙),而且多数票比率都高过印裔选民比率(巴颜色海低空飞过),所以只要稳住其他族群尤其是马来人,根本不怕印度人“民权起义”。(见图二)

hindraf mr 2
hindraf mr 3

看了这些数字,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印度人会那么不爽了吧?在现有的选举制度和选区划分下,国大党的候选人就像大部分的马华、民政候选人一样,生死都操在巫统手上,因此不可能代表他们所宣称要维护的族群利益。

这一次印度人的怒吼,如果不能得到其他族群的配合,印度国大党九个选区中八个稳如泰山。反之,如果有足够的华裔也不满国阵,那么不但国大党半壁江山不稳,而且马华、民政也可能会有三四个区告急。其实,如果森布隆区占50%强的华印选民决定联手教训希山慕丁胡申翁,这个爱举克里斯剑(Keris)的世家子弟就算不落马,也会像纳吉表哥在1999年时一样吓出一身冷汗。

如果连黄潮或者未来通货膨胀的压力也感染了一部分马来人转向,那么至少五个巫统选区(瓜拉雪兰莪、巴眼拿督、雪邦、斑黛谷、瓜拉冷岳)和一个马华公会选区(巴眼色海)将成为国阵弱区。

那么, 印裔在1125那一把怒火,到底能不能烧出一片天来呢?这要看两个因素。

第一,兴都权利行动力量或其他印裔社会的意见领袖是不是愿意和其他族群合作,在选战中结盟。如果反国阵选民不能集中力量投票,一切都是徒然。

第二,媒体能不能发挥作用,让不同族群的反国阵情绪再次错开。1990年时,华人追求改变,吓到了马来人;1999年时,马来人要求改变,吓到了华人;现在2007年,印度人要求改变,会不会一起吓到马来人和华人?

明乎此,你就不会意外,为什么主流传媒如此负面报道1125大集会,以及1110的黄潮。事实上,如果国阵流失的印度人“肚懒票”可以被华人“怕乱票”填补,马华公会与其媒体伙伴,肯定是功在党国。

原载《独立新闻在线》 2007-11-30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php?n=5477


Responses

  1. 华文添新力你我共出力

  2. 家国兴旺事 权利义务清
    依法管理兴 谋私天下冰
    世事日日新 上网事事请
    华文添新力 新网送青天

    新站开张,可喜可贺,共庆!!
    ——————————

    页首-闲人间?(代编)
    ——————————-
    蓝天白云水连天 绿波拍岸沙滩边
    吾家淹没田野间 闲来度假好聊天!
    你来我家我做东 好作渔翁添鱼鲜!
    茗茶淡饭莫嫌清 杯酒水果竹月间!
    ——————————–
    请帖寄时,是何天?
    ——————————–
    小提:
    —-
    印裔怒火烧不出国阵不公而只是种族情绪的话,马来子民种族之念依旧,平等之念将是遥遥无期!宗教又如何自由呢?
    印裔与黄潮同是争取平等,一分二是分化之技巧,人人平等迈向国际是唯一前景和目标。巫统国阵多番漠视,以种族宗教瘫痪平等,分权谋私尽见,应是误民误国之党,何足念旧!党是办事的党,分族分权遗害50年,应来日投票断之,有民权才有人民治国而非以党治国!
    共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