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二月 23, 2008

周泽南:忠于何国?——知识分子主体性的失落(二之一)

忠于何国?——知识分子主体性的失落(二之一)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 下午一时三十九分

文:周泽南

在1997年,一群华裔“知识份子”发表了感天动地的〈马华知识界文化宣言〉,当年勇于“面向权威”的何启良博士和大谈“知识份子角色”的何国忠博士,是该宣言的主要起草人。10年扬州梦,将代表马华竞选的何国忠,和严格意义上的知识份子恐怕已非“同一国”了。

当年十点〈宣言〉涵盖了华社政经文教各方面的建议和提点,还相当高调的提出建构“马华文化主体性”的纲要。第七点宣言则强调,马华知识界的使命和信 念,并提出:“知识份子是马华文化建设工程的继承者、缔造者和弘扬者,他们必须是社会的良知,不从个人利益出发,不为一党一国说话……”

回顾当年24名连署者之中,有的已掉队,或已一脚深陷自己曾批判的状况,为“宣言”的道德标竿留下败笔。有的则为了学术专业、执行专业、媒体霸业等等专业,逐渐脱离了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之原则和精神。

2001年5月28日马华收购南洋报业,引起华社强烈反弹,90多名评论人出于捍卫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而参与罢写运动。2006年,当中文报业垄断 的现实终于浮上台面,反垄断的意愿却只落在少数“知识分子”肩上,大多数当年的“文化人”变脸为“价值中立者”或“不涉政治”。这种集体对价值坚持的放 弃,体现华社文化界和知识界的价值虚无化。

笔者欲指出的是,这10年来知识分子的“去势”(defanged),固然和各别“文化人”的“变节”有关,然而某种程度上也是一股全球趋势。更和华社学术界和文化界日益趋向顺从主义和专业主义脱离不了关系。

专业学者凌驾知识分子

“和沙特(Jean Paul Sartre)相比,今天的法国知识分子看起来更像小技术官僚。”——Jim Holt, 2003 《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Where have all the intellectuals gone)一书作者法兰克·富里迪(Frank Furedi)提出,虽然我们生活在“知识社会”和“知识经济”不断被强调的社会,可是学术机构却越来越倾向专业主义和弱智现象,而这种现象并不限于英 美。萨依德(Edward Siad)对学术的专业主义也有细致的观察,他说:

“我所谓的专业主义,是把知识分子的工作理解为谋生手段,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一只眼睛盯着钟表,另一只眼睛转向所谓合宜的职业行为─不找麻烦,不跨出任何范围或界限,使自己畅销或受欢迎,让自己不涉及争议,不涉政治,并且要保持客观。”

大专教育空前蓬勃的大马,不乏脑力劳动者和在学术、文学、艺术、媒体等领域有成就的“文化人”,可是不会为了自保而对社会说真话的“知识分子”却不 多。究其原因,是因为不想在言论上得罪某些有权势者,免得在学术界、文化界、文学界、媒体界等,丧失了“立锥之地”。专业主义不仅在国立大学、党办大学 (拉曼)等大行其道,连民办学院亦难逃其掌。

今年年初新纪元学院以升格大学为由,将院内硕果仅存的某些媒体系讲师,以不具“专业”学术资格请走或调遣,不过是专业主义发酵的一例。新纪元媒体系 是该学院内唯一贴近社会运动脉搏,并且勤于培养批判精神的系所,其社会贡献有目共睹。上述消息间接透露了,作为民间华文学术机构的院方和华教机构,或许在 政权干预下,不得不以专业主义的技术官僚来取代对国内媒体改革有促进作用的“知识分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