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15, 2008

安华应该做什么?

安华未来的工作方向,应该以国家的民主化为第一考虑。以今天形势而言,巫统领袖无论元老或青壮谁能够与他在争取民心、投资者信心与国际支持上相比肩?相位对他而言已经是囊中取物,他如果念兹在兹的只是相位,就太没有出息。他真正应该做的是规划和开创第二个马来西亚,或者“马来西亚2.0”。

许多国家的政体都有经过不同的更新,譬如说法国今天是第五共和国(1958年改为半总统制起),奥地利是第二共和国(1945年光复后起),韩国是第六共和国(1987年民主化后起),意大利(1992年后政坛大变局后起)。

现有的“马来西亚1.0”可以追溯到1955年联盟执政后逐渐成型的包容性、单一族群主导的选举型一党制国家。这个一党制国家的特色是敌视政治竞争,不愿意承认在野党的正当性。任何反对声音,只有在接受巫统的主导之后,才有被听取、考虑的可能性。(1982年的“打入国阵、纠正国阵”就是对这种现实的体认和接受。)

议会外斗争者如马共、砂共、马来左派政党、社阵中的极左派固然受到军事和法律打压。走议会路线者,不管是强调宗教的回教党;中间偏非马来人的行动党、人民进步党、(早期)民政党;主张州权的沙巴团结党、砂拉越国民党;左派的人民党、社会主义党;乃至脱胎于巫统党争的第三巫基政党国家党、四六精神党、人民公正党,生存空间一样受到压挤。

两线/两党制的竞争长期不能实现,就是因为在野党夺取联邦或(并一在野之身维系)州政权的机会不大,导致在野党没有异梦同床的动力。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野党走族群偏锋的诱因永远存在,并因此合理化国阵各族群政党的存在。回教国问题阴魂不散、华小增建不能系统化等等问题,说到最后,在于朝野政党之间没有对这些基本问题形成共识,所以彼此在这些问题上展开恶性竞争。要形成共识让国家超越族群、宗教问题,朝野政党就必须划定彼此可以角力的范围。

在民主化的问题上,安华的工作有三点:第一,开放政治竞争的空间,包括废除《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等恶法,废除示威、结社的限制;第二,改革选举制度,以便让国会的结构和政府的实力能够更忠实地体现民意,让政治协商可以更平衡;第三,强化联邦主义精神,加强地方分权,确保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互相尊重彼此的权限,让朝野的健康互动出现在不同等级的政府之间。

从现实角度去看,安华工作的顺序应该是:(a) 加强五州政府的民主化工作,对内给予国阵作为反对党的合理生存空间(包括委任国阵/巫统议员为副议长,在拨款上给予在野党议员公平对待,在恢复选举前委任适任的国阵党员为地方议员、村长、村委),对外逼使国阵公平对待在野党至郑州政府,甚至下放更多权利;(b)结合五州政府和82个国会议员的力量,施压要求选举改革,重点不应是选委会主席的更替,而是要求委任选举改革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on Electoral Reform)(c) 要求朝野协商,联手修改恶法,如果国阵拒绝,则发动公众联署,再以私人法案方式提案,付诸表决,迫使国阵为拒绝民主化付出触犯众怒的代价。

安华参加补选回去国会的问题,因此,不是何时的问题,而是为了什么的问题。什么时候上述民主化议程成熟,需要朝野对决以逼使国阵就范,他就可以考虑参加补选。换句话说,他参选应该是一个wildcard,适当时候才使用。

(部分内容已刊载在《独立新闻在线》的访谈中)


Responses

  1. 进发兄,

    街头偶遇,未及深谈。望有机会能再侃一侃时政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