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六月 3, 2008

民政党两届赢回槟城?痴人说梦还是自欺欺人?

许子根说民政党的目标是两届后夺下州政权,我不知道这是夜里走路吹哨子给自己壮胆呢,还是他真的缺乏政治判断。

民政党在马来西亚政治的最大价值不是其多元族群政治信念(还有多少是个疑问,但是,不能落实则毫无疑问),而是其槟州政权。这是为什么行动党过去可以在槟城赢得4个国会议席却只能取得1 个州议席的原因。槟城的华人,害怕分散选票,结果民政党和行动党都得不到政权,首长职位落在巫统手中。 换句话说,只要华人对失去政权心存恐惧,就像马来人害怕失去联邦政权一样,就只有一个政党能够健康地生存,只能有一个赢家。

在槟城,过去这个赢家,除了1990年,名字叫做民政党;今天,它叫行动党。

民政党再努力也没有用,除非大部分华人决心要换政权,有信心华人选票与议席不会分成两半,让巫统坐收渔利;没有人会冒险投马华民政,结果让巫统坐上大位。

如果下一届不可能,请问有才干的人,如李家全,为什么要等多一届,看看有没有机会? 吉兰丹巫统在1990年后等了4届,都还等不出一个春天呢!

如果槟城不可能,民政势力更弱的其他州还有什么希望?能够审时度势如陈记光医生之流,有什么理由应该恋恋不去?

许子根对民政从一而终,可以看成是明思宗殉国、船长殉船;其他人有什么理由要把自己的政治生命也一起陪葬?

唯一能够救民政于灭亡的只有地方选举。因为,至少在华人占人口多数的乔治市,政权落入巫统的危险不大,所以,选民可能会让民政与民联争一日之长短。而只要做官的机会还在,民政党的俊杰就不会一个接一个跳槽了。问题是,许子根看得到这一点吗?

如果看不到,他做崇祯皇帝不也很合理吗?说实在的,他还少了崇祯皇帝的霸气呢。


Responses

  1. […] 再说一次,这些听起来像蒋介石当年“反攻大陆”的豪言,就算是暗夜走路吹哨子–给自己壮胆,也是把头埋在沙堆里。如果讲的人真地相信这些话,民政的今天大概就是马华的明天了。马华的朋友可以看看砂劳越的历史,参考当年的砂华公会怎样在1970年选举后迅速被本来在野的人联党取代的经验,这样将来事情发生了比较容易节哀顺变。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