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六月 24, 2008

马哈迪是杨德利攻势的大输家

杨德利攻势凌厉,但是,阿都拉并没有大输。不信任动议至今提不来不说,昨天支持油价上涨的保皇动议基本上已经稳住了军心。事实上,沙巴进步党的国会 攻势,在政治学上是所谓“后座反叛”(backbench revolt)。这种反叛的形式,除了直接的不信任动议,也可以是让政府的重大法案挫败。英国前任首相布莱尔就面对过很多这场的挑战。

马来西亚人,包括公众和政治人物,没有见过“大蛇疴屎”,就像不习惯政府没有三分二一样,很容易大惊小怪。现在,阿都拉其实形势已经稍稳。

在Raja Petra Kamaruddin公然点名那吉夫人在炸尸案现场后,最不稳的已经不是阿都拉。那吉如果不能够顺利接位,权力转移云云,对象是谁?姑里是非主流人物,党内派系不可能让他平白上位。那吉人马也不可能成全慕希丁爬头。马哈迪在党内就失去了着力点。

现在,杨德利不止抢完马哈迪作为“倒拉”第一重炮手的镜头,而且也断绝了马哈迪–在RPK破坏他在巫统高层的棋局之后–在基层兴风作浪的本钱。

何 解?马哈迪逼供的正当性主要建立在马来民族主义的论述上:阿都拉拖垮了巫统,使马来人权益受损;为了捍卫马来人权益,巫统必须强大,阿都拉必须下台。在这 样的论述下,反阿都拉阵营必须表现得至少比阿都拉更马来人。在杨德利以两席之势挑战巫统之后,哪一个有机会上位的巫统领袖敢在这个时候刺激非马来人情绪? 马华、国大党、民政的领袖,再蠢再无能,也总知道自己要摊牌,绝对比沙巴进步党有本钱!

看看国阵成员党与英文媒体上对马哈迪政绩的攻击,你就知道这个不甘寂寞的老人至少眼前已经失去攻势。如果说安华与阿都拉是大棋手,杨德利与RPK是棋子,眼前被逼到墙角的其实是马哈迪与那吉。

在 巫统这么弱的时候,马华如果还不懂得乘机争取巫统在教育等课题上妥协,魏家祥和何国忠留在朝廷还有何用?同是副部长,民政的陈莲花至少让RTM多了一点空 间。转移内争的最佳方法就是对外作战。董教总和巫统斗了那么多年,如果这个时候要找下台阶,难道竟然不懂得向敌人学习?

(从长远去看,如果外争不止是换取时间、重建凝聚力,而是把内忧卷入地毯下,等待下一次爆发,当然不是好事。这里只是提供政治形势分析,并非指出价值取向。)


Responses

  1. 杨德利代表着沙巴包括首长在内的反对派,沙巴政坛不适宜以西马的政治的形式来解读,原因是它的地缘政治很深蒂固,如行动党也没能突破进步党或自民党的政治版图,公正党全军覆没也是以上原因。
    杨德利是有靠山的,而且不止是国阵里头,还有民联,暂时它牵着国阵,是主动的。
    看来RPK也许不是空穴来风,纳吉是很苦恼。
    老马不想安华接替为首相,所以千方百计要让阿都拉下台,老马不是简单的对手,而他的政治谋略对政治敏感的政客,有一定的影响力,要不然,阿都拉为什么用那么多时间处理党务,连巫统最高理事会也时时召开?
    请游览
    tabletalks-susuteh.blogspot.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