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九月 8, 2008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

在志锋的网志上看到一则读者的回应列出昨晚“你怎么说”的片断,转载在此: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1/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yaOnfFjA2w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2/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Y94Gps7sl8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3/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UBBNoS7EMw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4/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fUmUXFnmwQ
你怎么說 如何消除極端種族主義言論 5/5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3uJyqUylB0


Responses

  1. 迈向全民议程!!!

    功利主义的抬头,如果不说好处,相信提出全民议程很难酝酿成一股热潮,席卷及感化所有人!

    所以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政策拟定的全民化及经济政策的导向的全民议程。

    一是全民议程本身的好处,其二是相对与各个分化因素,诸如种族主义,宗教说法更或利益族群等因素下获得更充分的理解。

    依据,政治议程全民化,这是投入一种集体的意识,任何事件或经济状态仍是处在最平和的状态,令所有敏感的角度唾弃成见,傲慢及个人化或单一族群化的说法。

    全民议程必须顾及的是人民之间不再从族群利益,考量人民的集体利益,反倒是建议一套共同认同的准绳。

    在全民的议程必须是没有所谓矮化的说法,反对傲慢与偏见,更甚是力求打造一套全民的机制。

    既然要达成这样的机制。

    最关键的做法是避免出现歧视,也就是各个形态的歧视。

    最佳的做法就是惩戒及令所有傲慢及偏见下的敏感课题得以消除。

    全民议程的实际效果就是避免再延用各别及许多个体化的测量准绳。

    诸如经济上要吸引外资,我们必须理解任何要外商考量多套错综复杂的经济各别比较是不理智及令外商难评估经济实际成效的。

    (1)避免外商对于政策的混淆

    任何投资者进入该区域投资更或建立市场,他们必须透过一套可以成本估算及投资报酬率的理解,马来西亚采取分化而非整合性的族群交互模式,东西难道还需要考量卖给谁,如何卖,和谁合作才有成效,如此下任何商人根本无法评估成效,而经济政策的复杂,导致外人难适切评估大马经济的实际情况。

    (2)全民议程是摒除问题的议程

    如果政策的拟定及拨款的分野是依据单一问题考量,而非复杂的考量他的肤色背景,减少人种间的矛盾等同减少分化,减少分化等同令国家趋向更平和的前途。

    (3)减少公权力涉及分配

    目前的机制,政党透过所谓的经济说法,垄断了经济分配权,伤害了自由市场的机制,令国家经济的实际效能被阻扰。

    (4)全民议程避免民主沦仅大选才形成的分配。

    (5)全民议程提倡的是一套公平对待合理分配的机制。

    对于各个教育源流给予对等看待及拨款,只要任何对于国家及全民有好处的方向就是全民的议程。

    (6)全民议程倡导实力而非关系

    我们过去因为人为认定的偏差,形成许多无数的种族关系下的歧视,亲其亲,子其子。连售卖东西都有疏亲之分,问题这不是恰当的做生意的法则,更是一套落伍及采取狭隘视野的说法及做法。

    我们必须打造人尽其才,尊重世界性的学术水准评估,承认应该被承认的文凭及学位,令所有的人还原成根本。

    (7)全民议程可以避免贪污腐败

    打造所谓全民的议程是塑造全民一致议政的平台,我们不要被动的把所有政治的代议成为他代替我们讲,结果变成他代表自己说!这是扭曲及令许多政治沦为伎俩,出现更多的绝对的权力达成绝对的腐败。

    我们可以看见我们所有政治力集中在一些人,问题是他就算个人情操没有问题,无法妥善的监督所有事情已经是大问题,更不容忽略那些人格有偏差问题的。

    唯有即时及有效控制任何选择出来的代表的说法,避免他们从有政治意图及角度出发达成私己及政治目的单元化的企图。

    (8)塑造理性讨论空间的全民议政

    我们不要害怕偏差,敏感及极端的说法,拥有生命共同体,合力平静理性及不容易被人挑衅,这些都是我们身为公民最基本的责任及义务。

    记得任何问题的所谓敏感是因为有层毒糖衣未被融化,我们必须透过理性分析,客观还原,依据国家及全民利益为唯一依归。所有问题不可能仍是敏感

  2. 寻找更多失落启迪民智的平台
    当巫统人把老马找回来,他们力求抬高种族声势及团结筹码。

    反观在言论自由,落实民主,迈向全民议程;我们看见脆弱的屏障,我们更缺乏积极的时评人在做启迪及教育民众的动作。

    或许,我们可以透过网络得到一些刺激思维的讯息,问题是占据网络,接受全民化的教育,在传媒与群众恰好形成一个巨大的鸿沟!

    打从一些时评人因为抗拒马华收购南洋而罢写,而在后期反对媒体垄断而再次渐行渐远,如果仔细思考罢写就会发现一个很大的漏洞;我们所谓罢写能达到什么样激荡及影响企业的决定?

    仔细看,我们发现罢写只是一时的冲击,如果要有成效,相信不能及不容许做长时间的抗战。

    与媒体脱钩,对于读者无疑是最大的伤害,而时评人也别忘记如此下把原本应该扮演好的角色拱手让人,结果一批比较平反而不愿意对于时下课题的评议人点补了这些空间。

    或许,这样言不由衷的谈论激怒了民众,人民选择不相信报纸,更或许整个三零八激流的促成在于当时的大选许多公开讲座提携了问题,把群众弄醒!

    但相对的无法有效的把正确的价值观直接及有效的传递到人民,这无疑只是意味造就更多人民的焦虑,无法打造凝聚力的共识!

    寻找失落启迪民智的平台,是刻不容缓的,而所谓时评人必须借助更多机会消除人民对于种族主义的疑虑,建立更大的国民自觉与自信。

    唯有透过更多的管道,直接及有效的把全民化路线的好处告诉人民,我们更期盼许多时评人建立更多管道,联系更多不同语言的写作人,共同为国家前途而努力。

    不再写不是唯一的好办法!

    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写,如何把正确的价值及人民对于种族主义及宗教激化的课题得以免疫。

    所以,巫统人恳请老马回巫统!

    我却恳请已经罢写的时评人,以大局为重,重新占据启迪民智的平台做为人民为读者的最大努力。

  3. 要断绝极端种族主义就必须全民共识,当人民明白搞种族政治带来的不是自己的利益反而损害了自己甚至下一代的利益时,他们会撇弃种族主义思维的!

    我的建议是如中国简体字那样尽量的简化语言符号,甚至用一些共同语言来打破种族主义集团多年以来的讲一套做一套的分而治之手法。

    简单但是人人都能明白的符号,而且人人诠释的符号的意义和主题贴近就是全民共识了。

    比如:我们说全民团结,那我们会问团结为了什么?当大家知道答案是为了民主开花结果,就会很容易的将这符号传递同时意义化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