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十二月 27, 2008

华教运动何时变成种族主义和土著主义运动?

新纪元学院争议越演越烈,我心中的慨叹是华教运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甚至是在与自己过去所捍卫的理念、利益为敌?对我来说,这比个别人事的去留更重要。

譬如说,“董事主权派” 有权利要求柯嘉逊博士走(一如“华教民主派”有权利要他留下),但是,以他“受英文教育”(所谓‘二毛子’)作为罪名,则已让华教运动变质成“华校生的土著主义运动”!

一个人如果因为教育背景所以无法掌握中文、无法理解乃至投身华教斗争,自然不能够出任华教学院的院长。然而,如果教育背景无碍一个人掌握中文、理解乃至投身华教斗争,仍然要以“血统不纯正”来否决其资格,这和雪州巫统、回教党以族裔、宗教背景反对刘秀梅出任雪州发展机构总经理有什么分别?

华教运动什么时候堕落到变成巫统的跟班?这样的“华校生保护主义”不仅要连陈祯禄、杜乾焕博士这样的“二毛子”也一并排除在华教运动之外,也根本就是对“华校生”(包括潘永忠教授)的侮辱,骨子里认定他们是没有“华校生固打”就不能够出任高职的人。

其实,华教运动植根于华裔社会的少数族群利益,其根本的普世性理念基础就是在争公平选择与竞争的社会。因此,只要一个人有能力落实华教民营学府的使命,她/他是不是华人又有什么重要?举一个假设性的例子,如果德裔汉学家马汉茂还在世,他难道就比不上一个华裔华校生吗?(这种识见的障碍,柯嘉逊博士的支持者也不能免,有一位他的学生在《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中就曾否定了非华裔掌校的资格。)

不能够坚守这样的理念,而只谈具体的现实利益(譬如“土著主义”下的配额保护),华教运动就变成彻彻底底的“种族主义”(注)运动了!

看到昨天《当今大马》的新闻,我不由不相信一些所谓“华教人士”在理念上的腐化已经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了!

***霹雳捍董会表示‘不能接受律师团竟然出现两名印度裔律师,而质问道,“难道我们的华人律师精英连华社的官司,也要印度人来帮忙吗?华裔真的不争气到这种可悲的地步吗?”***

***雪州巫青团长阿都苏古說,刘秀梅出任总经理职,“也破壞了雪州發展局領導人一直以來由土著出任的傳統,同時低估了馬來官員的能力和經驗,仿佛土著沒有能力出任有關職位。”***

霹雳捍董会诸公,你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加入巫统了呢?

注:这是个不精确的词语,因为“种族”的概念是人种上的,其确实性(validity)在学界普遍受质疑,因为人类并无亚种。比较正确的用法应该是“族群”与“族群中心主义”。这里为行文方便,姑且用之。


Responses

  1. 我想华教现在要从根本上思考定位的问题。
    不能得过且过的因着巫统的内乱而在减少压力后不知所措。

    我想既然巫统有最终目标,我们华教也有一个反最终目标–争取全民母语教育

  2. 这些人可以如此说,但他们说的不全然对。

    从种族角度看问题,永远陷入种族思维思考的死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