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18, 2009

为什么武吉干当补选是分水岭?

武吉干当补选,是不是有突破性?我和黎维先生的分歧点主要在于巫统的华基附庸党(黎先生对这个词语可能很感冒,对不起)有没有崩盘。

我以为,这在308时没有发生。当时崩盘的是国阵的印裔选票。这一次,十八丁的华裔选票只剩两成,派了100万的新板也不到三成,这不是崩盘是什么?这样的成绩即使是在安华的老巢也没有发生。

为什么国阵的华裔选票崩盘那么重要?因为巫统政权接近一半是非马来人在撑的。非马来人如果全面收回支持,巫统就可以休矣。

黎维先生可能是早已“心里有数” (春江水暖鸭先知?),我还年轻,忍不住要兴奋一下,“见笑”了。

看一下这种“商女‘未’知亡国恨”的文宣,想到赞比里、马汉顺、郑可扬这些乱臣贼子,我这个“亡国奴”是忍不住要激情一下的。

少点激情,多些思索,以数据论武吉干当补选

【特约评论/黎维】武吉干当、武吉士南卯及巴当艾补选,在原本已经 多事的政坛添加新话题,热闹不在话下。补选成绩一出,即刻就带来“分水岭说”、“大变在即说”、“下届大选变天说”等评说,当然不能全盘否定这些论说,相 反的,以局势发展之势,一兴一衰,情景分明,換不換政府恐怕也要保持个“心里有数”:由不得你个人了。

然而,2000年 鲁乃补选的突破无法乘胜追击、“916变天”雷声轰轰,终不见雨点,反而是国阵变了霹雳的天;少一点激情,有时并非坏事。两年光景以前,我们给“国阵必胜 的Unbeatable Electoral System论”所忽攸,对于今天一场补选成绩就疾呼“国阵将灭,变天在即”,是否要多些冷静和多些思索,当作经验教训?

西马两场补选,我作过选前分析,特別是霹雳武吉干当的选情,胜负早已心里有数。如果有什么与人不同之处,就是我对回教党在武吉干当胜选没有太大激 情,毕竟,这并不是它首次在这个选区取得“突破性胜利”,而是续2008年3月8日大选取得胜利后,在2009年4月7日再次取胜。真的“突破”是在 2008年3月8日,2009年4月7日的胜利仅是“突破”性胜利的延续。

继续追看黎先生数据丰富的分析: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9398.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