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18, 2009

反对回教国,就一定要投回教党!

反对回教国,就一定要投回教党!
特约评论 | 4月6日 上午11点55分

文:黄进发

马华在双武吉选举攻击“全民回教党”是个骗局,列举了许多“回教国”逐步出现的“证据”。看看武吉干登华人区到处挂满回教党的旗帜,俨然回教党已经成为最新的华裔支持政党之一,马华的中央宣传局人员恐怕会很沮丧。

不过,我觉得,马华提醒我们回教国的威胁是对的,大家应该努力反对回教国;只是,马华的政客与文人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听他们指路,只会陷入万丈深渊。

梦幻联盟:非回教徒选民与回教党开明派

今天,回教国的威胁不来自回教党,来自巫统。

回教党在2004年惨败后努力走中间路线,22个议员中有7个来自非回教徒占1/3或以上的混合选区,其中得票率最高(68%)的Dr Siti Mariam更是在非回教徒占52%的选区击败马印国大党的候选人而当选。

这些依赖非回教徒选票胜利的议员,有没有过桥抽板,恩将仇报,玩弄宗教情绪?没有,瓜拉雪兰莪区的祖基菲利博士和莎亚南区的卡立沙末,308后最令人称道的就是他们在星期天到访天主教堂,与教徒交流。在黄洁冰私密照事件中,卡立沙末更公开撰文挺黄,反对雪州回教党的“议员当为公众表率”的保守论调。

只要这些中间派、开明派还在回教党内占有优势,排斥、打压其它宗教的回教国就不可能落实。

对他们而言,回教国的重点在于施政的公平,在于财富的合理分配。所以,在2008年的大选时,以祖基菲利博士为首的论述团队,强力推动以“福利国”取代“回教国”。

而霹雳州民联政府分发新村土地地契的措施,巫统企图指责是民主行动党“控制”回教党的结果。事实上,它反映了回教党新论述的优势地位,才完全没有面对党内的责难。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霹雳州大臣尼查本身也是在混合选区打败马印国大党候选人当选的。

简而言之,今天回教党走向中道,其实是非回教徒选民与回教党开明派的梦幻结盟的结果。

巫统战略目标:逼回教党走回头路!

非回教徒与回教党合作,也正好是巫统的噩梦。所以,巫统一方面试图以“回教徒大团结”的诱饵,来拉拢回教党的传统派和谈;另一方面,却大力玩弄种族与宗教问题,强攻回教党腹地。

于是,国语版本的圣经中“Allah”一词多年来都是“上帝”的用词,“本来无一物”,巫统的宗教系统却非禁之而不能后快,一定要诬蔑这是基督教会试图引诱回教徒脱教的阴谋。另一方面,非宗教性的回教党政策,譬如土地分配、不分肤色的扶贫政策,却被抹黑为出卖马来人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主导巫统的宗教攻势的,正是新科第一高票副主席阿末查希。他在不久前的巫统党选措辞强硬,主张巫统在“Allah”等宗教课题上绝不让步。他的“开明”,就在于认可马华的看法,承认“辣妹跳舞”是华人文化,必须尊重。

这个巫统宗教势力的领头羊,其实来自有43%的非马来人选票的混合选区(巴眼拿督),比回教党中间派理论家祖基菲利博士选区(瓜拉雪兰莪)的39%高。类似的选民结构,却产生洄然不同的政治路线,这正好说明了巫统与回教党本质的不同。

纳吉委任阿末查希在武吉干登督军,除了因为他是霹雳人,何尝不是希望出现“巫统宗教右派”击败“回教党宗教左派”的局面,引发回教党的分裂,甚至如杨善勇所警告的回教党退出民联的危机。

简单地说,巫统的策略是围魏救赵。“魏”是传统马来选民,“赵”是非回教徒选民。如果回教党觉得基本盘受到威胁,传统派就会压制开明派,要求培元固本,甚至重提“回教国”目标。届时,巫统就可以继续在混合区称霸,把后退的马来人在野实力困在“回教国”的恶性竞争之中。

非回教徒的选择:要不要帮巫统建立回教国?

巫统“围魏救赵”策略会不会成功,非回教徒选民可以做得真的不多。然而,他们完全可以反过来“围魏救赵”:魏是宗教与族群霸权主义的巫统,赵是回教党的中间路线派。

他们可以通过国阵在华人区和混合区崩盘,来告诉巫统:就算你成功把回教党、民联在马来选民的支持削落到四成左右的基本盘,你也得不偿失,因为你将在华人区与混合区全军覆没!

表一:2008大选不同类别选区各党票席优势比较

*3月8日形势

巫统所要面对的残酷事实是,尽管有选区的不公平划分,马来人占三分二多数的选区,只有70席,还不到半岛165席的一半。如果它企图玩弄族群与宗教情绪来消灭马来人为多数的在野党,非马来人选民完全有能力在51个非马来人选区和44个非马来人占三分一或以上的混合选区,全力埋葬巫统!到时候,就算沙砂国阵还能大获全胜,巫统能够期望东马政客雪中送炭吗?

两个月前的瓜丁补选,华裔选民基本上保持308的格局。对巫统而言,这表示华裔基本上不介意阿末伊斯迈、凯里、慕吉利斯等人的极端言行。巫统因而加紧了宗教与族群攻势,甚至发动宫廷政变与官僚、警队对议会哗变,以打击民联马来基础政党。

不管马来选票如何,如果在双武吉补选—尤其是武吉干登,民联的非马来人选票没有大幅度增加,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纳吉新政权会在中文主流报章的拥护下大谈“一个马来西亚”,另一方面却大力玩弄族群与宗教课题,逼使公正党与回教党走回头路,让两党制或多党制的理想再次流产。

英国首相在二战时赞许保卫英伦免于纳粹铁蹄的空军时说:“在人类的冲突历史中,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欠这么少人这么多。”(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308后,整个马来西亚(包括马来人)的民主权利与宗教自由,或许从来没有如此依赖过这么少数人:武吉干登的两万名与武吉士南卯的一万七千位非马来人选民。套用《中国报》吹捧纳吉的话,他们才是真正的“天降大任”!

如果你有朋友是这两个选区的选民,请提醒他们的历史重任。这不是华校有没有一百万拨款的问题,也不是考虑500元赌注会不会赢的时候。这是为至少两代人的幸福作出的投票。不要为一点小钱典当我们的自由、平等与尊严。

投国阵一票,或者不投票,就是投回教国一票!反对回教国,就一定要投选回教党和民联!

http://malaysiakini.com/columns/10175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