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24, 2009

不敢面对选民、对手的民族英雄

16 年前,我还是马大第八宿舍的新生。开学不久,宿舍选举就开始了。选举制度是我后来知道名字的“有限选票”(limited vote):主席、秘书、财政三个最高职位是一起投选的,每个选民(学生)只有一票,最高票者当主席,余者类推。宿舍的选举都是很族群性的,马来学生的领袖想办法配票,以便比较平均的票数能让两个马来学生胜出,另一席则多半华裔学生胜出。

华裔学长召集所有华裔学生开会,要我们“华人支持华人”,团结一致让他们所推选的华裔代表当选。我们一些新生心里颇觉得不安,觉得:第一,因为我们是华人就要投选另一个华人,其实是种族主义;第二,我们觉得那位候选人也不能只靠华人选票获胜,即使最终无法得到其他族群的选票,也必须应该先尝试。我们要求那位其实还相当友善的学长展开竞选活动,其他华裔学长却表示这是徒劳无功的,因为每个族群都会选回自己族群的代表。

我们这些新生私下讨论的结果是:如果那位华裔候选人愿意向其他族群拉票,我们才支持他。

终于,来到舍方安排的候选人拉票演讲时间。我们这些新生早早到场,希望看到那位学长上台说几句话。结果,他和其他华裔学长都没有到场。我们这群新生很失望,觉得投他一票就是明明白白支持他(或者更正确说,支持他的其他华裔学长们)的族群中心思想。我们甚至觉得,这样的代表万一赢了还真会丢我们华裔生的脸。

那一年,我们二三十个男女新生投了一个能干、友善的印裔学长一票。我们的学长当然不会欣赏我们的独立思考。

结果,接下去的日子,第八宿舍的华裔生俨然分成两派,一派坚持华人团结,另一派则宁愿走出去参与其他人。大家心照不宣地保持距离。

我怎么没有想到16年后的今天,竟然还有宣称代表华裔的政党首脑,会避开和政敌同台辩论。我说避开,因为真要只是时间上不能配合,联邦部长总可以建议一个他和首席部长都得空的时间吧?

世事多变。16年前,我怎么没想过我那位打球出色,演讲不强的学长,竟然是翁诗杰一般等级的人物呢!那时,翁诗杰已经是马青团长,已经在两年前和林冠英以各自政党青年团团长的身份辩论过了。

原来当年那位学长竟然是藏龙卧虎的部长之才呢。初出道的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差点忘了说结局。那一届宿舍选举,我的印裔学长赢了。最高领导层里没有一个华人,而我们华裔生也没有遇上世界末日。


Responses

  1. 16 years ago … haha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分类目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