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18, 2009

武吉干登补选:明天要不要政变?

【匈奴未灭/黄进发专栏】从历史的纵深去看,霹雳州武吉干当国会议席补选的最重要意义,不是对下一任首相的信任投票,因为首相到底可来可去;甚至也不是去年3月8日民主战果的保卫战,因为民主化暂时性退潮会有再涨潮的时候。
这场补选的历史性意义在于:这个国家要不要走上政变频仍的道路?如果要把这个意义化成公民投票的正式文字,那就是:马来西亚明天要不要面对政变的风险?

为什么本来有民主体制的国家会发生政变?答案很简单,因为有人不愿意让民意决定政权,或者输了却不愿意认输。如果赞比里的伪政权愿意在推到民联政府后解散议会让民意裁决,并且赢得选举,那么就算国阵政府再种族主义,我们也必须承认其合法性,而只能批判其政策。

事实的发展却是,赞比里团伙上台走的完全是后门。我们依然需要纳税,却不再能凭自己喜好决定政府。我们在实质上已经和被外国势力殖民,或者被逼向黑社会缴纳保护费的蚁民没有什么分别,因为被殖民者和黑社会的保护对象都是只有缴钱的义务,没有投票的权利。

阅读更多…

Advertisements
Posted by: chinhuatw | 四月 18, 2009

反对回教国,就一定要投回教党!

反对回教国,就一定要投回教党!
特约评论 | 4月6日 上午11点55分

文:黄进发

马华在双武吉选举攻击“全民回教党”是个骗局,列举了许多“回教国”逐步出现的“证据”。看看武吉干登华人区到处挂满回教党的旗帜,俨然回教党已经成为最新的华裔支持政党之一,马华的中央宣传局人员恐怕会很沮丧。

不过,我觉得,马华提醒我们回教国的威胁是对的,大家应该努力反对回教国;只是,马华的政客与文人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听他们指路,只会陷入万丈深渊。

梦幻联盟:非回教徒选民与回教党开明派

今天,回教国的威胁不来自回教党,来自巫统。

回教党在2004年惨败后努力走中间路线,22个议员中有7个来自非回教徒占1/3或以上的混合选区,其中得票率最高(68%)的Dr Siti Mariam更是在非回教徒占52%的选区击败马印国大党的候选人而当选。

这些依赖非回教徒选票胜利的议员,有没有过桥抽板,恩将仇报,玩弄宗教情绪?没有,瓜拉雪兰莪区的祖基菲利博士和莎亚南区的卡立沙末,308后最令人称道的就是他们在星期天到访天主教堂,与教徒交流。在黄洁冰私密照事件中,卡立沙末更公开撰文挺黄,反对雪州回教党的“议员当为公众表率”的保守论调。

只要这些中间派、开明派还在回教党内占有优势,排斥、打压其它宗教的回教国就不可能落实。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一月 14, 2009

瓜登补选:巫统不输,马华没救

这场补选是上天给马华的礼物。

因为马华可以证明给巫统看:非马来人/华人选民不止决定华人区与混合区的胜负,就算在马来心脏地带也可能是造王者。

瓜登就是最佳的例子。当马来人票平分秋色时,其实是65%的华人选票救了国阵。如果下一届选举,非马来人绝大多数投向民联,国阵肯定会完全丢掉非马来人占多数的51个议席,在马来人占多数的44席混合区与马来人占超级多数的70席,也会有更多危险区(像瓜登)易手。

如果到时候,巫统在半岛只剩下55席(比现在少10席),马华公会、民政、国大党等全军覆没,它可以期望东马政党会拿57席来帮助巫统组织政府吗?

你说,谁怕谁?马华公会应该怕巫统?还是巫统应该怕马华公会?我驾myvi,你驾BMW,相撞谁比较心痛?

所以,巫统哪里有什么本钱玩弄种族情绪,要关闭华小,要实施回教刑事法,要抗议刘玉梅出任州营机构主管?

巫统不改其种族主义,马华公会就一定死,巫统也跟着下野。然而,巫统不见棺材不流泪。

瓜登就是能够救马华公会、民政、国大党的那一口棺材。如果你是马华公会党员,你还要阻止巫统见棺材吗?

全文刊登在《独立新闻在线》

请点击下载以下图像(image)文章,然后通过电邮转发予亲朋戚友,尤其是瓜登选民,为瓜登补选献力!

瓜登(Kuala Terengganu)补选在即,请每一位用看似微小的个人行动,来汇集成为促成政治改革的广泛民意。

改造政治、打救马华,从巫统败选开始!

原文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8566

这里是一个已经被图像化的文章– 《迟到18年的华教转型危机》 ,作者是黄进发,文章最初发表在《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

请点击下载以下图像文章,并通过电邮广发这个图像(image)给所以关心大马华教运动的热心人士,以达致各方人士针对华教运动未来的发展,展开理性和积极讨论的目的。

诚如本文所言,能够辩论的民主才是有素质的民主。组织学上,有所谓“出走、呛声、忠诚”的概念—当团体成员对现状不满时,他们可能呛声以追求改变,也可能绝望而出走。华教运动要能够强大,就必须建立辩论的传统,以便让异议者有发言以说服他人或被他人说服的机会,不管成功或失败,愿意在呛声后忠诚,而不是呛声失败后出走,甚至躲在角落里等待机会反扑。

Understanding the Chinese education crisis

Posted by: chinhuatw | 一月 2, 2009

政治不能介入校园,校园可否介入政治?

潘永忠在《星洲》的三篇报道表现得很得体,包括说 “不会对付那些反对他上任的人,并且会跟那些搞学生运动的学生,坐下来好好谈”

他也不愿批评争议中的两方。譬如说,在谈到62个董总前职员说“这些老前辈,每一个人都是为华教真心诚意做出贡献。至于他们之间有意见不合,说实在也并不奇怪。 我也相信,大家也一大把年纪了,他们有朝一日一定会瞭解。这个问题会解决,他们有这个智慧。”

他甚至说:“从正面角度看来,这事件给新纪元和华社带来不少的好处,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看到大家对事情热心,也有很不同的意见,往后为了避免重蹈复辙,找出一个大家都可行的方法,我认为一定行得通。”

在风雨飘摇的时刻,这些话都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如果新纪元学员能够暂时息争,两个阵营把战场转去董总,就六月改选展开理性的辩论、竞争,自是美事。

然而,潘永忠院长也说了另一句值得玩味的话:“要搞好学术,尤其是大专教育,就必须让教育回归教育,任何其他因素,特别是政治绝对不能介入。”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十二月 27, 2008

华教运动何时变成种族主义和土著主义运动?

新纪元学院争议越演越烈,我心中的慨叹是华教运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甚至是在与自己过去所捍卫的理念、利益为敌?对我来说,这比个别人事的去留更重要。

譬如说,“董事主权派” 有权利要求柯嘉逊博士走(一如“华教民主派”有权利要他留下),但是,以他“受英文教育”(所谓‘二毛子’)作为罪名,则已让华教运动变质成“华校生的土著主义运动”!

一个人如果因为教育背景所以无法掌握中文、无法理解乃至投身华教斗争,自然不能够出任华教学院的院长。然而,如果教育背景无碍一个人掌握中文、理解乃至投身华教斗争,仍然要以“血统不纯正”来否决其资格,这和雪州巫统、回教党以族裔、宗教背景反对刘秀梅出任雪州发展机构总经理有什么分别?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十二月 26, 2008

民间如何攻防国家?

这是2004年的旧作,在那还没有《独立新闻在线》与《当今大马中文版》的时代,原载《自由媒体》。讨厌或害怕长文的朋友勿入。4年后贴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在“出卖/伤害华教”的帽子满天飞的时候,思考一下如何在原则上与策略上周全地对应国家的攻势,应该是必要的功课吧。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强化华团–包括华教团体–的代表性。教总其实已经越来越不能代表华校教师了,董总能不能像以往般代表华校赞助者、支持者也其实很可疑了。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十二月 26, 2008

迟到18年的华教转型危机

i

文分为五篇在《独立新闻在线》发表,是我对新纪元学院争议与更大的华教危机的系统性思考。这应该是我第一篇真正深入讨论华教的文字,因此,花了许多篇幅爬梳、分析、诠释史实。文章登出后,连谩骂的回应都没有,许多人都认为文章太长了,没有看完。文章不能够写得精简而全面,活泼而深入,当然是驾驭文字功力的不足之故。

本文原来的标题是<转型、中兴、民主化– 在林连玉老师忌辰23周年对华教运动的省思>。这是一个四平八稳得很闷的题目,我这里改为〈迟到18年的华教转型危机〉,因为这场危机18年来随时都可能爆发,最终在308后爆发,并非偶然。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十月 3, 2008

您有见到这位老人家吗?

这是一位朋友的朋友发出的求助讯息。希望大家可以帮忙。

MISSING 寻人


NAME: TAN LEONG KONG 陈良光
AGE: 66

我的父亲从31/08/08早上 11.00 在蕉赖住家驾着青蓝色灵鹿骄车, 车牌号码是ACY 2917出门后至今音讯全无。 他患有肾病和糖尿病, 每个星期须要洗三次肾。

如果您见到此人, 请马上通知012-306 3211 OR 012-655 8508 他的家人正在寻找着他。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