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chinhuatw | 08月 25, 2009

黑色国庆 – Wear BLACK This Merdeka

霹雳,明福,801大逮捕

我们庆祝什么国庆?

匈奴未灭,独立未成,国人奋起!

如果你也追求马来西亚真正的独立,请把这段视频贴在您的网站上。谢谢!

Posted by: chinhuatw | 07月 22, 2009

纳吉,狸猫换太子,你真的想明福死不瞑目?

昨夜是明福的头七。纳吉作为反贪污委员会的上司,应该确保明福沉冤得雪,让他死而瞑目。

我提出了四大诉求,前三者是非政府组织与律师公会提出的:

“一、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从民情来看,这已是不得不尔的做法,如果内阁拒绝,所有还有人性的内阁部长只有挂冠一途。然而过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 有的不够独立,有的调查报告被束之高阁。如果纳吉不是借皇家调查委员会作为缓兵之计,那么,第一,委员会的成员必须是朝野协商提名,或者由在野党提名者过 半;第二,委员会的权限不能只局限于明福命案本身,也必须检讨反贪污委员会的指挥与权力架构,并且涵盖哈里米与陈文华被刑求的事件。

二、在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结束前,所有涉案官员—包括反贪污委员会头子阿末赛益、一众负责调查雪州贪污案的官员—必须停职,以确保他们不会干扰调查或者迫害其他人。
三、马来西亚应该签署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并作出相应的法律改革,确保酷刑、虐待、折磨在马来西亚执法机构中绝迹。
四、成立以明福命名的反酷刑基金会,通过政策研究、游说、教育工作确保明福成为最后一个官方暴力的牺牲者,并且回溯过去的冤案,为过去的受害者平反,并对受害者家人做出赔偿。”
Posted by: chinhuatw | 05月 10, 2009

朋友们,让我们迎风雨前进!

家人、朋友、同事、学生还有许多素未谋面朋友的支持,让我深深感动。一方面,我觉得自己一个人连累大家东奔西跑,甚至身陷圇,既感激又惭愧;另一方面,我清楚知道,这一切支持其实不是针对我个人,我只是刚好站在这个位置,成为历史前进的一个道具。

霹雳州的乱局,和黑衣运动在强权打压下坚持到底,代表了马来西亚的两种选择。

前者暴露的是国家赤裸裸的暴力本质,所谓稳定和平都只是妖怪的画皮。后者体现的却是公民不服从运动的和平与理性精神,只是在展示一个很简单的讯息:我拒绝承认你权力的合法性,但是,我绝对不使用暴力。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24, 2009

不寻常的葬礼: Yasmin Ahmad

给天下有情人

芮光的部落个上发现的。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24, 2009

武吉干当的无名英雄,我向您们致敬!

芮光,隆汉,谢谢您们让我们免除了政变的威胁!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24, 2009

不敢面对选民、对手的民族英雄

16 年前,我还是马大第八宿舍的新生。开学不久,宿舍选举就开始了。选举制度是我后来知道名字的“有限选票”(limited vote):主席、秘书、财政三个最高职位是一起投选的,每个选民(学生)只有一票,最高票者当主席,余者类推。宿舍的选举都是很族群性的,马来学生的领袖想办法配票,以便比较平均的票数能让两个马来学生胜出,另一席则多半华裔学生胜出。

华裔学长召集所有华裔学生开会,要我们“华人支持华人”,团结一致让他们所推选的华裔代表当选。我们一些新生心里颇觉得不安,觉得:第一,因为我们是华人就要投选另一个华人,其实是种族主义;第二,我们觉得那位候选人也不能只靠华人选票获胜,即使最终无法得到其他族群的选票,也必须应该先尝试。我们要求那位其实还相当友善的学长展开竞选活动,其他华裔学长却表示这是徒劳无功的,因为每个族群都会选回自己族群的代表。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21, 2009

国家与黑社会有什么分别?

自秦以来,凡为帝王者皆贼也。 –。明。唐甄

War-making and state-making [are] organized crimes. – Charles Tilly.

我真的记不起到底有没有用中文写过这样的文章。这是我发现Tilly的真知灼见后最喜欢的探讨国家本质的角度之一。我在“人文图书馆”的“民主与政治体制”课程就是以这个题目来破题的。

你可以说,这是“人民才是老板”的升级版。大概是受了李敖的遗毒,我一直相信,自由民主理论一定要越简单越好。“人民才是老板”借用的是商业语言,“国家之异于黑社会者几稀”用的是更加浅白、更加刁钻的比喻。

这几天看到国阵又在讲什么劳民伤财的废话,还有名笔委婉地称道,想起霹雳州的乱臣贼子就是用这种谬论来合理化自己夺权篡位的丑行,忍不住写了一篇联盟/国阵历朝祖先如何糟蹋选举过程和民选政府的“历史纪录”,后半部就借 Tilly 的分析架构为报税的四月写个应景的结语。

文章应该会在明天的 thenutgraph.com刊登,希望还能博君一笑。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20, 2009

林冠英当家不当权?

Penanti补选问题上,安华客观上先拖延后独断的做法,真的很不专业。看看之前他处理Batang Ai和Bukit Selambau 补选候选人的专断做法,已是时候公正党和民联把这位“实权领袖”的权力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否则人治的色彩只会越来越浓。仅仅叫别人闭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公正党里可能大家多不爽都会为安华辩护,党外人士却没有这种需要,包括友党也需要向选民交待。

然而,要把这个课题玩弄成林冠英是否当家不当权的指标,或者民联瓦解的前兆,却未免太低估公众的智慧。首席部长在这件事上是分配权力者,把公正党所得公职下放给公正党自己决定,完全合情合理。硬要林冠英收回下放给友党的权力才算是当家当权,恐怕反应的是一些批评者“心向往之,实不能至”的心理状态。对这场风波,林冠英应该一笑置之。专心掌权就好了。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18, 2009

为什么武吉干当补选是分水岭?

武吉干当补选,是不是有突破性?我和黎维先生的分歧点主要在于巫统的华基附庸党(黎先生对这个词语可能很感冒,对不起)有没有崩盘。

我以为,这在308时没有发生。当时崩盘的是国阵的印裔选票。这一次,十八丁的华裔选票只剩两成,派了100万的新板也不到三成,这不是崩盘是什么?这样的成绩即使是在安华的老巢也没有发生。

为什么国阵的华裔选票崩盘那么重要?因为巫统政权接近一半是非马来人在撑的。非马来人如果全面收回支持,巫统就可以休矣。

黎维先生可能是早已“心里有数” (春江水暖鸭先知?),我还年轻,忍不住要兴奋一下,“见笑”了。

看一下这种“商女‘未’知亡国恨”的文宣,想到赞比里、马汉顺、郑可扬这些乱臣贼子,我这个“亡国奴”是忍不住要激情一下的。

阅读更多…

Posted by: chinhuatw | 04月 18, 2009

判巫统双面政治死刑, 武吉干当可成分水岭

【本刊特约黄进发撰述】人民联盟在霹雳州武吉干当国会议席补选大胜的最基本意义,当然是对霹雳政变的否定,是对乱臣贼子破坏民主朝纲罪行的“春秋之笔”,是对任何企图发动政变或宣布紧急状态的野心家的警告:别轻举妄动,否则就会骑虎难下!
看看巫统政客在补选前口出狂言,说要把吉打“霹雳化”,我们就知道武吉干当及吉打州武吉士南卯选民对维护国家民主与政治稳定的贡献有多大。

然而,武吉干当补选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就是预示了巫统和回教党两个政党盛衰的变化。

巫统双面政治的死刑

巫统的华人政党与媒体跟班不断吹捧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其实最关键在一个问题:巫统愿不愿意接受民主制度。如果不愿意,那么贪污、滥权、跋扈就不可能根治。

巫统是否愿意接受民主竞争,最基本的检验方法不是看它能否善待非马来人,而要看它能否承认其他马来人政党的正当性,而不认为马来人政党之间的竞争是对马来人大团结的破坏,是让非马来人渔翁得利。

做不到这一点,对非马来人再多的讨好,也不过是为了假途灭虢,先消灭马来人竞争者,再来非马来人开刀。

武吉干当补选正好说明巫统没有改变其狼子野心,它对回教党候选人尼查的攻击,不管是“叛君”,还是“(民主行动党)傀儡”,说到最后还不是一个罪名:尼查对华人太好。因此,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说穿了其实是“一个马来人民族”的画皮。

阅读更多…

Older Posts »

分类

加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